晋城是山西的要地日本侵略军曾多次攻克晋城,1938年2月26日是第一次,这也是日本侵略军第一次对晋东南
地区展开大规模的围攻行动,当时共有九路军队同时向晋东南杀来。4月份时,八路军与国民党军队合作,击退了日本侵略军

晋城 兵家必争之地

1938年7月,日军驻河南新乡一部为了支援中条山的日军,再次要途经晋城地区。此次,由黄克诚和徐海东率领
的八路军115师第344旅在阳城东町店,发动了对日军的伏击战,打死打伤敌军近1000人。

随后,日军又在东坞岭受到国民党李默庵率领的93军伏击,打死敌人1300余人,摧毁敌军汽车180多辆,这
两次战役也使日军没能真正占领晋城。

1939年7至8月间,日军发动了“晋东作战”,再次分九路向晋东南地区扑来,此次围攻又在国共合作的基础上
被击退了。1940年4月,日军再次进攻晋东南,这次占领了晋城,直至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。

那么日本侵略军为何非要多次进攻晋东南地区呢?党史办成茂林主任说,晋城东依太行山,南临黄河,西部是沁河以
及重要的铁路运输线——同蒲线,所以晋城例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当时的日军多是从河南新乡,经焦作或是博爱进入晋南地区,因为当时八路军的力量还不够强大,1
15师的344旅也就几千人,而卫立煌的国民党军队有几个军,所以黄河一线主要由卫立煌部控制。

山西“12月事变”

日本侵略军1938年至1940年曾四次攻打晋城,为何前三次都未能长时间站住脚,而1940年4月开始的这
次却能一直占领晋城到1945年呢?李文福说,这就不能不提“山西12月事变”了。

那一年,抗日战争在战略上从防御转入相持阶段,山西省内民众,纷纷组建决死队和牺盟会,进行抗日斗争。但在1
939年12月18日夜,阎锡山为了适应侵华日军“和平”诱降的阴谋,在同一时间悍然发动了震惊中外的“山西12月事
变”。

在这次“事变”中,阎锡山为了消灭积极抗战的决死队队员和牺盟会会员,密令派进决死第三纵队的反动军官,策动
了这一“亲者痛仇者快”的反动军事叛变。逮捕了抗战有功的150多名政工人员和共产党员,并无辜杀害30多人。

亲历这次“事变”的共产党员梁广霖老人,今年已是86岁高龄。据他介绍,当时在晋南犁川区的驻地,由于没有便
捷的通讯设备,当晚并不知道涉及全省的这个事件,他们区是第二天上午10点知道的,于是区里马上决定让他们转移。

他们先撤到晋南的土岭村,此处距八路军的一个司令部有五华里,距沁河有3华里。当时为了方便在敌后开展工作,
他们并不穿制服,只装百姓的衣服,他本想通过担水的方式再向南转移,但阎锡山的军队不让任何人出村,抓了不少人去,他
幸免逃过。

第二天八路军出面去要人,由于当时还处于国共和作阶段,国民党还是放了些人。虽然如此,处于地下工作的党组织
已经不能正常开展工作了,直至1942年春,他才回到晋南县。

李文福告诉记者,1939年“山西12月事变”发生的同时,卫立煌所辖战区也接到蒋介石的命令,这让他处于进
退维谷的境地。他写信给朱德总司令,请求八路军从辖区暂时后撤,以避免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,并派代表邀请朱总司令到晋
城商谈。

朱总司令立刻启程,在晋城经过平等协商,达成了重新划分抗日驻军防区的协议。在团结抗日的原则下,八路军做了
某些让步并退至邯郸、长治以北,太行山以东地区,而此后晋东南的防卫全部由卫立煌部担任。

击退前田治

云顶娱乐,虽然1940年后,日本侵略军在逐步占领晋南地区,但其初期的“扫荡”与进攻,还是受到了卫立煌部的强力阻击
。当时进入晋东南地区执行“扫荡”任务的,主要是侵华日军第三十五师团,其师团长为前田治陆军中将。

这个陆军中将是日本兵库县人,曾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炮兵科学习,1921年作为炮兵大尉被选送至陆军大学学习
深造,1931年晋升为炮兵大佐,后在重炮学校担任教学等工作,1936年3月7日升为陆军少将。

“七.七事变”后,前田治率部来到中国,配属华北方面军作战。1937年10月,在山西忻口作战中,前田治指
挥重炮兵向中国守军阵地轰击,不仅为日军步兵开辟通道,而且还配合步兵攻占了太原等地。1939年3月9日,前田治被
晋升为陆军中将,任第三十五师团师团长,编入华北方面军战斗序列,属方面军直辖,进驻河南新乡地区。

就在其上任一年后的3月19日,日本侵略军华北方面军召开兵团参谋长会议,部署进一步调动部队进行4-9月及
9月至年底的两期强化治安作战。会上明确要求太原的第一军于4月下旬开始晋南作战,将治安区扩展到平陆、沁水及泽州平
原。同时,华北方面军命令前田治协助第一军作战,向守卫晋城地区的卫立煌部发
起进攻。

让前田治意想不到的是,第一期强化治安作战开始后不久的5月上旬,在前田治率部赶赴晋城地区进攻的时候,受到
了卫立煌部的猛烈反击。由于处于山区,敌我双方相距很近,前田治的大炮根本发挥不了作用,在其组织部队反击后,双方很
快进入了短兵相接的白刃格斗。

激战中,前田治头、胸部负伤,他所率部队无心恋战,只有保护着前田治且战且退,并渐渐脱离了战场,后其被迅速
送至北平日军医院治疗,但终因伤势过重,没能抢救过来。